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A心生活 >揭露亲情的黑暗面 >

揭露亲情的黑暗面

发布时间:2020-07-12 浏览量:665人次

纪大伟(作家、政大台文所助理教授)

「同志最大的人生挑战是面对父母」这个说法司空见惯。这个老掉牙的说法强调「如何被父母接受」是同志的人生难题。不过郭强生最新散文集《何不认真来悲伤》却逆反了这个常识:书中,难题是同志怎幺接受父母,而不是父母怎幺接受同志。这本文集大胆揭露至亲至爱之人(主要包括亲生父母、哥哥,也包括叙事者的同志情人)带给叙事者「我」的痛苦。书中同志身分的祕密(要不要出柜)跟至亲至爱之人的祕密(情感上、经济上的种种背叛)相比,根本小巫见大巫。

我在这里并不是要複述郭强生笔下让人惊骇、感叹的人情世界,而是要为这本散文集在台湾文学版图寻找方位。这本书隶属于三种新旧传统:一,1950年代以来报纸副刊建立的抒情散文旧传统;二,21世纪以来新兴的移民文学;三,21世纪以来文学拒绝「快乐」、转向「负面情感」的新趋势。

美国德州大学教授张诵圣早就指出,1950年代报纸副刊文人即已建立了台湾式抒情散文传统,但是这个传统在1960年代就遭受白先勇、王文兴等等「现代主义文学」新锐挑战。抒情散文认定作者跟作品应该绑在一起,让读者觉得一读到作品就如同亲炙作者;现代主义文学却要拉开作者跟作品的距离,让读者无法捉摸躲起来的作者。这两种流派的差别,大致上呼应了散文文类跟小说文类的差别。郭强生散文集一方面承续了抒情散文的传统(以亲情为主题)另一方面却也冲撞这个传统(揭露亲情的黑暗面)。\

摘自《中国时报》揭露亲情的黑暗面


揭露亲情的黑暗面

上一篇: 下一篇:
可能感兴趣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