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A心生活 >反贪官自认易动怒‧视明福普通证人未发脾气 >

反贪官自认易动怒‧视明福普通证人未发脾气

发布时间:2020-06-22 浏览量:755人次
反贪官自认易动怒‧视明福普通证人未发脾气(吉隆坡15日讯)负责盘问赵明福的反贪污委员会官员阿尔曼于週二在听证会上承认性格容易动怒,但他强调,在盘问赵明福约两个小时期间,他不曾动怒。阿尔曼接受皇委会委员法医精神科顾问医生莫哈末哈达提问时指出,自己性格容易生气,在被人打扰、或在球类游戏时被人致伤时,都会动怒。不过,他声称,当他与另一名官员阿斯拉夫盘问赵明福时,两人都未曾动怒。他也说,他仅把赵明福视为普通证人盘问。询及他在担任反贪会官员长达10年以来,是否曾对证人或嫌犯动怒,他先声明自己鲜少参与盘问证人或嫌犯工作,仅从旁协助录取口供;但他随后表示,不曾对证人或嫌犯动怒。“我从不对他们的表现感到生气,若是对方隐瞒事实真相,我仍可从其他证人或证据了解真相,根本没必要感到生气。”当哈达要求阿尔曼说出朋友形容其性格,阿尔曼顿时语塞;哈达则为阿尔曼举例,朋友是否曾以好心、坏心肠、妒忌、高傲或随和等字眼形容其性格。SPM学历就职反贪会“我没察觉到是他们如何形容我,也很少听到他们如何形容我的性格。”阿尔曼也在哈达的提问下,说出他的学历及资历。阿尔曼曾在皇家军事学院接受教育,但中三考试成绩不理想,无法继续在原校升学,惟有返回家乡霹雳宜力完成中四及中五课程。“我曾升读中六约两个月,因一些私人因素辍学。我于1993年前往槟城工作两年,曾从事多份不同工作,包括在酒店当侍应。”他随后返回家乡,为家里打理餐馆生意。他于以大马教育文凭(SPM)学历进入反贪会就职,直到目前为止。律师攻击隐私感气愤证人阿尔曼坦承在接受皇委会盘问期间,律师公会代表律师多番“攻击”其隐私时,最令他感到生气及受到压力,并将矛头指向公会代表律师云大舜。以下是皇委会成员哈达与证人阿尔曼的对话:问:在听证会供证长达2天半以来,你是否曾动怒?答:当觉得个人隐私多次遭攻击时。问:可以说明是甚幺时候吗?答:当接受律师公会提问的时候。问:律师公会曾派出三名律师提问你,是哪一位律师激怒你?答:(笑指着律师公会云大舜的方向),就是坐在最旁边的英俊律师。(法庭内所有人发出哄笑,连阿尔曼及云大舜也忍不住偷笑。)问:你在接受提问期间,你的脸部表情曾有多种变化?答:这是因为我感到疲惫。问:不是因为被激怒吗?答:不是,不是被激怒。我从早到下午都接受提问,再加上睡眠不足,感到非常疲惫。问:为甚幺睡眠不足?听证会下午4时30分就结束了。答:我还有其他任务要执行。问:经过两天半的听证会,你觉得哪一天最为疲惫?答:週一那天,因为从早到下午连续被提问。问:你于在警局录取口供时,曾感到生气吗?答:没有,我没有生气。仅增重点否认篡改调查日记皇委会证人阿尔曼声称,他不曾篡改调查日记的内容,仅添增及加长调查日记的词句及重点,但所有增加的重点都属真实。阿尔曼在反贪会代表律师沙菲益引导下指出,他第一份调查日记已呈交给反贪污委员会的特别投诉委员会,而他再整理第二份调查日记,作为个人记录。他表示,他在第二份调查日记中所添增的重点皆属事实,即他与阿斯拉夫盘问赵明福期间,不曾以暴力对待他。沙菲益问道:“你在第二份日记中写着没有以暴力对待赵明福、赵明福没受压及他仅低着头查阅笔记本的重点,全属事实真相?”阿尔曼点头赞同,坚持自己没篡改调查日记内容,仅附上3项更详细的重点,为方便他记得案件的资料。另外,阿尔曼再次表示,他并非重回现场了解赵明福卧尸地点,而是从电视及报章新闻了解卧尸正确地点。2日记用词几乎相同阿尔曼记忆力强,以致两份调查日记内容、甚至字眼用词几乎都一样?皇委会成员拿督斯尔文迪拉纳登在翻阅阿尔曼的两份调查日记后,发现两份调查日记的用词几乎一模一样,继而起疑。“在无法参考第一份调查日记的情况下,你还能记得如此清楚,难道你是用生动记忆法吗?”阿尔曼先淡然表示,他是凭着自己的记忆。但在尔文迪拉纳登追问下,他才表示有参考第一份调查日记的两页副本及调查笔记本,才能完成第二份调查日记。皇委会促沙菲益勿主导证人供证皇委会提醒反贪会代表律师拿督斯里沙菲益在提问证人期间,勿尝试引导或更改证人的答案,而是应由证人亲自作答。皇委会主席冯正仁及两名退休法官的成员于週一认为,反贪会代表律师莫哈末沙菲益不应主导证人作供,意图从中得到本身想要的答案,或者为证人提供答案。两名退休法官联邦法院前法官拿督阿都拉卡迪苏莱曼及上诉庭前法官拿督斯尔文迪拉纳登也对此认同,皆声称应由证人亲自作答。沙菲益于週一上午提问证人反贪会官员阿尔曼有关其调查日记出现两个版本时,皇委会委员们觉得沙菲益在更改证人的答案,并认为律师不再重複证人答案。既然已向证人发出提问,就应由证人回答。不过,沙菲益否认主导证人供证,建成是从证人口中获得证词。同时,他希望皇委会关注皇委会其他各造在这方面的问题。苏淑慧同意精神科专家访问皇委会已于週一(3月14日)获得赵明福遗孀苏淑慧的首肯,在代表律师陪同及全程须以摄录机录影下,接受皇委会所委任的精神鑒证科专家的访问。皇委会秘书兼首相署法律事务局总监拿督沙里布丁卡欣于週二发出文告指出,苏淑慧率先在週一答应,将依据赵家指定的地点和时间,于马六甲接受精神鑒证科专家的访问。全程录影律师陪同“苏淑慧提出两项接受访问的条件,即访问全程须以摄录机录影及其代表律师全程陪同。”至于赵铭基则仍未落实接受专家的访问,仅向皇委会提出条件,全程有关赵明福坠死案的访问,须在代表律师哥宾星的陪同下进行。其实早于赵明福验尸庭时,验尸庭已安排精神科医生访问赵明福的亲属,以鑒定赵明福死前的精神状况;但当时因医生强烈拒绝家属代表律师全程陪同,因此访问胎死腹中。直至皇委会随后成立,皇委会另委任精神鑒证科专家,要求向赵明福家属展开访问,而马来西亚律师公会及反贪会亦各自委任该方面的专家介入皇委会听证会。雪政府反贪会用款指南有异儘管雪州政府有一套财政预算案用款指南,阐明任何少于2万令吉的工程无需通过公开招标,不过,大马反贪污委员会自有一套选区计划的拨款标準,最高的计划拨款数额不可超过2万令吉。雪州反贪污委员会调查主任海鲁披露,他吩咐阿尔曼检查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选区拨款的4个大文件夹时,特别要求阿尔曼着重留意欧阳捍华向土地局索取的“过高”(Melampau)选区拨款。“因为我们发现从赵明福手提电脑列印出的4份发货单,及4个大型文件夹存有疑点,尤其当中索取的数额稍有过份,而真正缴付和列明的数额也不一样。”索拨款未执行计划儘管海鲁并未直接负责对赵明福的调查,但因负责此案的安努亚临时有私事需处理,因此他在当天()晚上8时接手,继指示阿尔曼检查文件,而阿斯拉夫从旁辅助。当阿旺阿玛达问及何谓“过份或过高”的数额,他答道,就反贪会所设的标準,每项选区社会计划拨款不得超过2万令吉、设施计划为1万令吉,以及捐款是2500令吉。“一旦每项拨款超过标準,对我们而言就是过份。”他也说道,官员在4份从赵明福手提电脑列印的发货单发现疑点,即所有发货单的格式几乎一样,而内容的错字也相同。同时,他披露,在欧阳捍华2008至2009年的选区拨款项目中,也发现多个不合理索取数额、而有关文件都是在欧阳捍华的知情下,有赵明福代为签名落实。“据悉,有些计划已向土地局索取拨款,但其实并未真正执行。”仅在捍华办公室见过明福海鲁说明,他在负责带队前往调查甘榜东姑州选区舞弊案,甚至当天中午亲自前往服务中心调查。“只是我们完成工作后,与安努亚在雪州政府大厦会合,获知对方读取行动不顺利,因此我才介入协助。”他强调,他除了在欧阳捍华办公室与赵明福有“一面之缘”外,随后于当天下午5时30分后,即从未在雪州反贪会办公室见过赵明福,一切都是通过下属获知赵明福的去向。捍华带律师上门“捣乱”海鲁透露,欧阳捍华及承包商李维荣的女代表律师曾于当天11时45分,带同数名男女前往雪州反贪会办公室“捣乱要人”。他声称,当时身在办公室的他接获保安员的通报,指有一批人士在反贪会办公室大厅“捣乱”。“我出外看时发现当中一人是欧阳捍华,其余的则是我不认识的男女,当中一名自称是代表李维荣的女律师看见我,更立刻破口大骂。”他指出,这名女律师因一再无法与当事人会面而生气,而他因女律师无法获知是哪位官员负责此案,以及他并非涉及此案调查而作出反驳。“我告诉她,不能这样随便骂我,因为不是我负责的。”至于欧阳捍华则质问为何调查直至深夜仍未释放赵明福,海鲁表示,当时他以李维荣和赵明福的调查还在进行中,以及两人认为接受录供而拒绝“放人”。花絮促证人说话要有句号海鲁说话速度如赶火车,惹得必须逐字记录的冯正仁不耐烦,要求海鲁紧记“说话要有句号”!海鲁于庭上供词时犹如诉说熟悉的故事般,说话速度一再加速,导致必须自行记录证词的皇委会成员加速地“埋头苦干”。直至冯正仁按耐不住直言:“你在赶甚幺?说话好像火车,我们要一个字一个字记录的。记得,说话要有句点!”看很多文件很辛苦反贪会官员与皇委会交流有“代沟”,但冯正仁询问为何海鲁分两次把手上的文件夹和发货单资料交给阿尔曼,海鲁一直无法给予合理的回答。冯:你为甚幺不一次过把所有文件交给阿尔曼?阿:不能,我还没有向我上司报告。冯:可是你可以在未向上司报告前,把文件夹交给阿尔曼呀!有甚幺不可以?阿:就是不能,就算我是同一时间从阿努亚手中接过所有资料,也不能一次过给的。冯: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我的意思是竟然手上有所有资料,为甚幺不一次过给?阿:不能,我都说先给文件夹,之后向我上司汇报后才能再给发货单。冯:哎哟,为甚幺你回答地这幺慢?为甚幺不一次过给?阿:哎哟,如果一次过给的话,阿尔曼不就很辛苦吗?要一下子看这幺多文件。【热点新闻:赵明福坠楼案】‧2011.03.15
上一篇: 下一篇:
可能感兴趣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