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A心生活 >反贪官供词现3版本‧否认说谎‧仅承认有纰漏 >

反贪官供词现3版本‧否认说谎‧仅承认有纰漏

发布时间:2020-06-22 浏览量:636人次
反贪官供词现3版本‧否认说谎‧仅承认有纰漏(吉隆坡14日讯)赵明福坠楼案皇家调查委员会的调查进展于週一越趋尖锐,律师公会试图证明负责盘问赵明福的反贪污委员会官员阿尔曼的供词自相矛盾,并挑出阿尔曼与另一名官员阿斯拉夫在会议室盘问赵明福的情况出现3个版本的说词,令阿尔曼几乎无法招架。不过,阿尔曼不认同所有版本说法都属虚假,仅坦承其口供或出现纰漏。律师公会代表梁肇富在甫开庭时,就询问证人阿尔曼有关与另一名反贪会官员阿斯拉夫在会议室盘问赵明福的情况。阿尔曼曾于上週四在听证会上供证,指他当时吩咐赵明福核对4卷土地局文件夹与4份承包商的索价单据;而他继续检阅土地局文件,而阿斯拉夫从旁协助标籤起疑的文件。与另一证人供词有冲突梁肇富週一引用阿尔曼之前在验尸庭的证词,挑出阿斯拉夫并不仅做标籤工作,同时也在查阅文件的疑点。“你(阿尔曼)当时指出,赵明福正在核对文件,而阿斯拉夫在你的指示下,同样也在检阅其中一份文件。”阿尔曼解释,当时有两个实况,阿斯拉夫既标籤有疑点的文件,也协助他翻阅文件。梁肇富驳斥说,阿尔曼曾经表示从未给予阿斯拉夫任何有关此案的资料。阿尔曼则辩解,身为反贪会官员,当他给予阿斯拉夫查阅文件的指示时,他认为阿斯拉夫将了解其指示,并了解本身需要做些甚幺。皇委会主席冯正仁此时忍不住打岔,指阿斯拉夫早前供证时曾声明,自己的工作岗位犹如书记,并不了解案件内容。“阿斯拉夫说他对案件一概不知,怎幺你的说辞却与他不同呢?”阿尔曼仍坚持其说法,在其认知里,阿斯拉夫将明白其指示。梁肇富挑出证人阿尔曼第一项疑点后,他再质疑阿尔曼另一项供证说法,即阿尔曼曾表示在会议室内没做任何事情,两人仅闲聊,但阿尔曼也否认此供词。梁肇富马上追问:“在10点至凌晨12点半期间,会议室内的情况就出现3个不同的版本了?”阿尔曼再次辩解,指当中口供或出现纰漏。梁肇富提出假设,“你的供词出现三个不同的版本,是因为所有版本皆属不事实?”阿尔曼反对此假设,再次强调其供词或出现纰漏,因此他才补充。反口否认曾重回卧尸处证人阿尔曼反口否认之前遭警方录取的口供说词,指本身不曾返回沙亚南玛沙兰大厦看赵明福卧尸地点。他在梁肇富提问下指出,他于出庭供证,在午餐时间约1点半时接获雪州反贪会官员哈山电联通知,才接获赵明福坠楼的消息。“我在法庭供证完毕,就返回吉隆坡的安全屋,不曾回去玛沙兰大厦。”指从报章获知坠楼案此话一出,梁肇富马上驳斥其说法矛盾,指他之前为警方录取口供时,曾宣称返回案发现场,看赵明福卧尸地点。阿尔曼再否认:“或许是字句有出错,我是从媒体新闻报导了解赵明福死亡的消息,并不是亲自重回现场。”他指出,警方于7月18日为他录取口供,当时媒体已大事报导赵明福事件,他是从报导中了解案件。阿尔曼的说法再次令冯正仁起疑:“这不是你附属签名的警方口供书吗?”梁肇富在“穷追不捨”地挑出疑点:“你(指阿尔曼)在验尸厅供证时却说,哈山约下午3点至4点告诉你,赵明福坠楼的消息。”阿尔曼再次语塞,随后含糊表示差不多是下午的时候被告知。梁肇富则揶揄对方,原来他指的“差不多”差距可达3至4小时。另一方面,阿尔曼也纠正本身是先在客厅茶几上查阅土地局文件,之后再转向会议室查阅文件。拨款弊案或不存在?反贪会所要调查的选区拨款舞弊案或不存在?律师公会代表云大舜指出,一封由雪州政府发出财政预算案用款指南中阐明,任何少于2万令吉的工程无需通过公开招标,相关单位可直接委任承包商。“这份指南一直陪伴在赵明福身边,你知道吗?证人。”他进一步说,其实反贪会针对的特定4份所谓存有疑点的发货单,涉及的款项都不超过2万令吉。阿尔曼表示不知晓有此份指南的存在,同时也并非所有工程少过2万令吉,当中确实有一些工程是超越有关数额。“只是我不知道是哪一些(工程)。反贪官:不知谁是“原告”皇委会主席冯正仁质问,阿尔曼是否清楚刑事程序法典内容,即案件必须有一名“原告”才能成立调查。阿尔曼认为,有关“原告”或许是雪州政府,不过他随后强调,其实迄今不清楚到底谁才是原告。瞄一瞄算眼神交流?眼角瞄一瞄也是一种眼神交流?云大舜针对阿尔曼在特别调查委员会的口供和调查日记证词不一,质问后者到底有否和赵明福有眼神交流。阿尔曼说:“我有,只是赵明福没有看我,我只是用眼角瞄一瞄他而已。”此即引起哄堂大笑,连冯正仁也对证人所指的“眼神交流”感到无奈。促反贪会解释办案程序皇委会主席冯正仁建议反贪污委员会派出高级官员出庭供证,以清楚解释反贪会官员的办案程序。执行官阿旺阿曼达在庭上提出4份文件,包括4卷土地局文件夹、反贪会官员阿尔曼及阿斯拉夫盘问赵明福的手写笔记、反贪会官员的原版手写日记及赵明福口供书。反贪会代表律师沙菲益则表示,官员们都不会收着手写的查案笔记本,他们每隔1至3天就会记录在电脑。“若官员们在办公室外需记录重点,他们会使用纸张或手机,之后把这些笔记上载至电脑。”有鉴于此,冯正仁建议反贪会派出高级官员协助皇委会了解官员们查案程序。阿旺也表示,有关赵明福提及欧阳捍华案件的重新键入的口供书中,已有数页不知所终。沙菲益则建议皇委会选用赵明福的正式口供书,并将不完整的口供书仅作为附录文件;但遭到冯正仁反对。冯正仁指律师公会极力争取该份不完整的口供书,就是为了查阅当中是否出现疑点。沙菲益随后同意为皇委会提呈有关不完整的口供书。次份调查日记比首份深入最令人深感惊讶的是,阿尔曼披露,第二份内容较“丰富”的调查日记其实是在7个月前,即2010年8月撰写而成,但内容却比赵明福坠死案发后数天撰写的首份日记来得深入。但他强烈否认心虚,而随后擅改日记内容自保。“我确实是一年多后,即撰写第二份调查日记后,认为我记得比较详细。”否认改日记内容自保阿尔曼週一在庭上承认,他是基于失去第一份调查日记,因此为了“自保”而凭记忆及数张首份调查日记内页副本撰写而成。阿尔曼接受律师公会代表云大舜提问时指出,他于及19日将调查日记输入电脑,但电脑在8个月前中病毒,已送往维修。“第一份的正本已经提呈给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旗下的特别投诉委员会。”依据云大舜发现,两份调查日记的内容迄今拥有两处明显的出入,包括第二份调查日记阐明赵明福在接受盘问时,双手在一本比A4Size更小的黑色记事本上写字;以及阿尔曼强调从未对赵明福使用暴力。云大舜就以上两项出入紧咬不放,质疑为何阿尔曼竟可忽视赵明福当时写些甚幺,导致无法向皇委会作出详细解释。吁媒体勿刊情报员证人照片碍于反贪会官员阿尔曼是情报官员,反贪会代表律师拿督斯里沙菲益要求皇委会谕令勿把阿尔曼的样貌在媒体报导上曝光。阿尔曼在听证会上提及“安全屋”(Safehouse)时,沙菲益随即要求听证会勿询问“安全屋”的地点。“证人是情报官员,我们不能透露安全屋的资料。”沙菲益随后再以阿尔曼的身份是情报官员为由,并指他正进行重要任务,要求阿尔曼的样貌不能在媒体前曝光。“他(指阿尔曼)在进行任务时,将会稍微乔装。即使你在街道上看到他,唤他‘阿尔曼’,他也不会回应。相信我,他目前在执行不寻常任务。”冯正仁随后要求媒体协助,勿让阿尔曼的样貌曝光。冯正仁强调,皇委会成立的目的并不是要毁灭反贪会的声誉。“反贪会是重要及有效率的单位,皇委会并不是要毁灭反贪会,而是希望透过皇委会,提出改善的建议。”日记阐明没施暴被批欲盖弥彰针对阿尔曼在日记强调未曾使用暴力,云大舜质疑:“难道你每份调查日记都阐明没有使用暴力?不觉得你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就此,冯正仁和希尔温迪那纳丹也深表不解,不约而同地质问:“难道你们原先都被允许使用暴力吗?所以现在才在报告中特别阐明没有使用暴力?”阿尔曼答道,他在第二份调查日记特别强调未使用暴力,主要是避免不必要的诬告。不过,云大舜立刻反问:“难道撰写第一份调查日记时,你就不怕面对特别投诉委员会的诬告吗?反而到了今时今日面对皇委会才感到害怕?”面对种种的逼问,阿尔曼突然语言能力“转弱”,一再强调不明白云大舜的提问,甚至昔尔温迪那纳丹随后英巫双语翻译,他依然表明不清楚问题“精髓”无法作答。最终,冯正仁率先表明放弃,并说:“云大舜,你就继续问吧!我们自会选择记录甚幺是重要的即可。”【热点新闻:赵明福坠楼案】‧2011.03.14
上一篇: 下一篇:
可能感兴趣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