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A心生活 >《短篇小说》唱讚美诗的乞丐 >

《短篇小说》唱讚美诗的乞丐

发布时间:2020-06-10 浏览量:204人次

◎一勤

他叫王正强,是个盲人,来北京是为了乞讨。听说这儿能赚不少钱,便跟着一个瘸腿老乡过来了。他俩租了一间地下室,昏暗的屋子里只有一组上下铺,算是他们在北京的家。老乡李喜跟他说,到时一起出去,装作兄弟俩,因为这样更让人觉得可怜。

异乡讨钱难启齿
头一次来到北京地铁里,那喧闹和拥挤让王正强紧张又恐惧。这幺多年都在农村,过去耳边传来的是只言片语的说话声,更多的是鸟叫和犬吠,忽然两耳灌满了嘈杂,夹杂着地铁开动的呼啸,他一直颤抖,紧紧抓着老乡的胳膊。

他不好意思伸手,更不敢开口,脸上一阵热。听老乡一直说着:「可怜可怜我们兄弟俩…」他越加无地自容。那天回去,他们确实讨了卅多块钱,李喜虽然怨他不敢开口,还是分了十块钱给他。

这之后的几天里,他依然不敢开口,再接老乡分给他的钱,心里也觉得羞愧。

那天他又空手出了地铁,正要跟老乡说,不料李喜先说:「他们可真有办法,我想到该怎幺做了!你嫌是要饭,张不开口,唱歌不就行了吗?大家听了你唱的,觉得好听给你钱,这就是卖艺了!你看他们有的是拿音响在放,咱们先不买那玩艺儿。你唱得好,这样更容易感动人!」

他听了有些不知所以,茫然地点头。

《短篇小说》唱讚美诗的乞丐

地铁卖唱心开怀
老乡特意为他选了一首很悲凉的歌,叫《四季流浪》。第一天卖唱时,他唱得结结巴巴,因为紧张,总是气不足。他坚持着,唱得口乾舌燥,喉咙哑的直走音。然而效果很好,那天他们要的钱是平时的两倍,足足有一百廿块。

打这天,正强卖起了唱,一天天过去,他越唱越好,甚至越来越投入,要来的钱也越来越多。这些天里,他心情很好,每天错开上下班的高峰期进入地铁,好像正常人上班似的。

直到有一天,他正专注地唱,听到身边有人说一句:「骗子,假瞎子!」他立时唱不出声来。打那天,他有些不愿去了,但为了吃饭也不得不去,然而唱得不再那幺有感情,要到的钱也逐渐少了。

唱诗效果超乎想像
这天,正强找藉口说嗓子疼没去,一个人在昏暗的地下室,坐在床头发呆。

他想家了,轻声唱着那首歌:「秋季流浪的人归来,大雁飞成排,眼望处处五穀香,难把头来抬…」唱着,他哭了。

忽然一阵下楼声,他听了出来,是李喜,赶紧擦着泪水,摸着带上墨镜。

李喜进门,又是一阵兴奋的声儿,说:

「正强,我找到一个新办法。你听这个!」

李喜拿出手机,一首歌曲放出来,正强听着心头一软,觉得那歌儿好美,已经唱完了,他还在回味。

李喜满脸都是笑,坐到正强一边说:「这天我去地铁里,看到一个没腿的家伙拄着拐,拿着个小答录机一直放这首歌。我就悄悄跟在他后面,你猜怎幺着?给钱的很多!」

「可能人家唱得好听吧。」

「不是!」

「那为什幺?」

「你听我说啊,后来我看他出地铁休息了,就跟上去问他答录机从哪买的,那小子不告诉我。我又问他那是首什幺歌,他才勉强告诉我是首讚美诗。我再问他,他就不说了,我等他进地铁后,又跟在他后面,偷偷地录了下来。他不是不说从哪买的吗?我录下来让你学会不就行了?」

李喜说着又放一遍,正强细细听着:

「这世界有个千年不变道理,那就是耶稣爱你。在世上没有任何的逼迫患难,能使我们与神的爱隔绝…」

听着,正强湿了眼睛,心里一阵莫名的感动。

后来,正强学会了这首歌,再去地铁里卖唱时,果然得很多钱,足足是以前的一倍。他俩都惊奇,这到底是首什幺歌?

诗歌来源引人好奇
接下来几天的收入,远超过他们预期。后来,他们又遇到了那个断腿的乞丐。李喜见那个乞丐要下车,拉着正强赶紧跟上去,拦住他说:「兄弟,又见面了,这个你拿着!」

李喜塞给他廿块钱,那乞丐本不愿理他,见有钱塞来便乐意收着,不像上次那幺排斥。

李喜和颜悦色地问:「兄弟,你放的这首歌是什幺来头啊?」

那乞丐收了人家的钱,也只好说:「这是首基督教的歌,别的我也不知道。」

那乞丐丢下这句话,不管李喜再怎幺套话就是不肯说。李喜只好作罢。好歹问到了一句,之后李喜找着机会便问人什幺是基督教的歌,从哪可以学?后来终于有人给他指了一个地方。

那天,李喜特意休息一天,带正强来到一个社区。李喜看着手心写下的地址,找到一处楼下,面对着紧闭的门禁作难了,「这怎幺进去啊?」

李喜胡乱摆弄着门禁一边的数位按钮,正强指着上面说:「你听!」

李喜抬头望,两人一齐听着楼上传来的歌声,都静了。

片时,李喜说:「应该就是这个,他们估计已经开始了,正好下面也能听到,没必要进去了。」

李喜拉着正强来到楼底下,两人坐下,一个开心地录,一个静静地听,只听上面唱着:「这里有神的同在哦,这里有神的言语…人生像黑暗内沉睡,人生像断鸢经风吹…主是道路、真理、生命,祂为你背十架…使瞎眼看见…」

直到开始传来说话声,李喜满足地关了手机,拉着正强站起来说:「大大超出我的预想,一下录了四首,这下你有的学了!」

李喜拉着正强走了。正强不时回头望,回望的泪眼似看到了什幺。

从天而来的感动
很快,正强把新听到的四首歌全学会了,在地铁里轮流着唱,他们的收入也果然越来越多。后来他们起了争执,起因是正强还想去那个社区里学歌,可李喜认为够了,不想再浪费时间。

正强一连说了几次,李喜都不同意,他急了,便不再唱。李喜虽然老大不愿意,还是把正强带了过去,扔下一句:「我十点来接你。」

正强又坐在楼下,听着听着,眼里便浸了泪。歌曲已唱完,他还在听,似是从天上来的声音,说着:「神爱世人,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是本无罪而被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诚然担当我们的忧患,背负我们的痛苦!我们却以为祂受责罚,被神击打苦待了。哪知祂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祂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祂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我们都如羊走迷…」

正强听得呆了,恍然明白这些天来他唱的是什幺,一阵阵感动上涌,他哽咽吞声。

直到上面静了,正强又坐了很久,起身走了,彷彿眼前有一束光带着他,是一种异样的平安。

上一篇: 下一篇:
可能感兴趣信息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