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U快生活 >《思想坦克》年改释宪与世代剥夺 >

《思想坦克》年改释宪与世代剥夺

发布时间:2020-06-10 浏览量:507人次
《思想坦克》年改释宪与世代剥夺

本文作者为罗承宗,原文标题:年改释宪与世代剥夺,由思想坦克授权转载。

上週五颱风逼近之日,备受各界关注的公务员年金改革释宪案正式出炉。在这连串分别针对军、公、公教的司法院释字第 781、782 与 783 号三号解释里,多数大法官一方面认为三年金改革立法大部分合宪,并无所谓违反诸如:法律不溯既往、信赖保护原则、比例原则与人民财产权保障等疑虑。

只是在另一方面,大法官也指出「退休再任私校职停领退俸」与「得动态调整所得替代率」这两处违宪。其中,有关军、公、公教转任私校停发退俸的修法,该如何解读?值得探讨。

《思想坦克》年改释宪与世代剥夺

本文展开前,先就上述「军、公、公教」词彙解释。通俗用语上,我们往往习惯以「军公教」泛指广义的公务人员。但事实上,各级私立学校与公立学校平行存在,服务于私立学校的教师,若与雇主有法律争端,还是回归《劳动基準法》适用。区辨「公教」与「私教」,方能确切掌握问题核心。

以笔者所在的大学业界来说,公教与私教,区别甚大。站在私校观点,这次公务员年金改革与释宪战役,真的与私教直接相关的,大抵也只有「军、公、公教转任私校停发退俸」这部分。

双薪教授与世代剥夺

如此耸动直白的下标,笔者不敢掠美,係引用自 2012 年 10 月 19 日的联合报《社论》。在这篇掷地有声的文章里,一方面指出双薪教授的产生「主要是退休大学教授或政府军公教人员在领取月退俸后,又转至私立大学任教,等于领取了两份薪水。本来,退休人才能继续贡献所长,是社会所乐见;但既领了相当优厚的『退休金』,却又在私立大学出任全薪的全职,形同阻塞了后进入门之路,这未必符合政府照顾退休军公教人员的初衷,且扭曲了学界世代交替的机制」。

另一方面,这篇文章同时也凸显了一个更骇人的统计数字「⋯⋯两年前(指 2010 年)领取双薪的教授人数为 1,300 人,到了今年人数已增加到 2,500 多人,呈倍数成长。其中,最令人惊讶的是,军职背景出身者竟超过3分之1⋯⋯」。对于要迅速掌握关键争点的读者来说,这篇社论是极佳的入门教材。

回顾历史,公共舆论针对双薪教授的质疑,约莫起于 2002 年陈水扁政府时期。在当时,即有媒体报导在私立大专院校重金吸引下,国立大学教授退休转任私校现象,并指出这些退休教授除了月领至少 6 万元月退俸外,还可新领每月近 10 万元教授薪水,合计约 16、17 万元的双薪,与内阁部长相近。

此外,当时虽亦有双薪教授现象已获得政府重视,教育部拟修法限制的传闻。只是事后证明,陈水扁政府只是说说而已,真的端出作法,已经是 2009 年马英九政府时期的事情了。

只是要注意的是,根据教育部当时想法,是希望透过修正《学校教职员退休条例》,规定退休教职员只要到政府捐助达 2 成以上的财团法人基金会,必须择一领薪,不能再同时领月退及基金会薪水。针对公立大学教师退休后转战私校,仍可领双薪部分,马政府依旧摆明了不予面对处理的态度。

马政府的政治芭乐票,蔡政府接手处理

承前所述,2009 年的马政府并无意直接面对双薪教授问题。但到了 2012 年 10 月起,态度产生了转变。根据媒体报导,当时教育部人事处统计,退休后转任私校的政务官、公务人员、公校教职员及军人共有 2,547 人,政府每月支付他们的月退俸超过 1 亿元,情况相当骇人。至于改革方案,则係计画修正《学校教职员退休条例》,公立大学教授、中学校长、公务人员、军人退休后转任接受政府补助私校的教职员、教官,不能再同时领薪水及月退俸。

马政府以上这个改革提案,一时赢得社会许多掌声。当时台师大名誉教授吴武典即表示,军公教退休人员领双薪,加重国家财政负担,还违反了社会公义,「年轻人一碗饭都没有,你却要端两个饭碗,这不好。」全教总秘书长吴忠泰也批评

只是一个令人错愕的转折,发生于 2013 年。当教育部试图修正《公立学校教职员退休抚卹条例草案》,拟规定选择领月退俸的公立学校教职人员,转任私校任职时,最多只可支领 40% 的月退俸,藉此回应双薪教授问题。岂料,该草案却被行政院以「考试院和国防部都没有提出公务员和军人的对应改革草案」为由,鑒于军公教退抚制度必须一体适用考量下,推翻教育部改革规划。

直到 2016 年 5 月政权交替日,马政府针对双薪教授的改革提案从未实现,让马政府政治芭乐票清单又被记上一笔。只是,解决「双薪教授、世代剥夺」的任务,从此落到了蔡英文政府的肩上。

《思想坦克》年改释宪与世代剥夺单薪教授VS.无本职教师

「退休再任私校职停领退俸」遭大法官宣告违宪后,行政院立刻于同日召开记者会,表达立场。其中,行政院政务委员林万亿针对立法背景,有非常清楚的阐述,指出:关于以薪资门槛限制军公教人员退休后再任私校教职之立法意旨,原係立法院为解决引发社会议论之退休军公教人员再任私校领双薪的问题,考量私校具有公共性(政府协助私校提拨 32.5% 私校退抚基金、公教人员保险费等)、教职职缺有限、高教面临少子女化而减招或停招、无本职之兼职教师有 1 万 3,000 余人(其中 2/3 任教私校);再加上退休金是为退休人员的经济安全保障而设计,再任全职工作应以薪资作为生活保障的主要来源,才规定再任私校职务应停发退休俸(金),非限制退休人员退休再任。

承上所述,2017 年 6 月三读通过《公立学校教职员退休资遣抚卹条例》,规定退休公教职员再任公职、行政法人、政府捐赠的财团法人、转投资公司以及私校职务者,薪资超过基本工资者,将依法停领月退休金的立法,大抵是国会针对 2012 年 10 月 19 日联合报《社论》所描绘「双薪教授与世代剥夺」教育弊端的具体回应。

只是平心而论,如此立法究竟产生什幺效果呢?若以 2019 年 8 月 1 日为基準,其实退休再任私校的军、公、公教人数仍高达 1,169 人。相较往昔,只是人数略为降低,情况稍事舒缓罢了。箇中道理简单易懂,即便暂时停发退休金,但在普遍私校俸给仍高于退休金下,大量军、公、公教人员退休后再任私校情况依旧繁荣昌盛。反映在大学业界,1 万 3,000 余位无本职的大学兼任教师,还是继续在全台各大学业界里四处飘荡,过着靠微薄钟点费维生的悲惨人生。

总的来说,对于年轻学者来说,2017 年「退休再任私校职停领退俸」固然是个令人畅快的教育改革;但遗憾的是,改善效果有限。在大学业界教师金字塔结构下,居最上层安稳者,还是退休再任私校的资深教授们;至于金字塔最下面的底层,则分别是:如免洗筷般的专案教师、无本职的兼任教师,以及在校协助帮老师拼学术绩效,毕业后却被大学业界敬而远之的本土博士生。

宣告违宪之后的下一步:从「奖补助款」与「生师比」着手

年改释宪案后,各种诠释解读颇为分歧。有论者称「此次年改释宪案最大赢家为双薪教授」,这种说法虽耸动吸睛,颇有政治宣传效果。但经由前述分析,笔者认为大法官也透澈看穿了,单靠停发退休金,并不足以有效舒缓军、公、公教人员退休后再任私校的真相。

再者,由于公教人员也有提拨部分退抚金,所以转任私校任职时完全停发退休金,而非细緻精算并减少比例发放的规定,手段上确实也嫌粗陋。

要特别注意的是,大法官指出「⋯⋯至未来立法者如为提供年轻人较多工作机会而扩大限制範围,将全部私立学校或私人机构之职务均予纳入,或为促进中高龄再就业,改採比例停发而非全部停发以缓和不利差别待遇之程度,或採取其他适当手段,立法者固有一定形成空间,然仍应符合平等原则,自属当然⋯⋯」等语,若仔细推敲这段文字内涵,即可了解论者指摘「大法官护航双薪教授」云云,未尽公允。

期盼政府拿出更积极公平的修法与配套,即便「将全部私立学校或『私人机构』之职务均予纳入」,在符合平等原则下立法者仍有「一定形成空间」,恐怕才是大法官真意所在。

《思想坦克》年改释宪与世代剥夺

文末,笔者也要提醒府院层峰的是,其实要有效舒缓大学业界双薪教授问题,即便缺乏「退休再任私校职停领退俸」条款,事实上只要责成教育主管机关积极任事,仍有许多作为,可导引私校的聘僱偏好。信手举例,

亦即直接从校方着手,一方面把聘僱双薪教授作为奖补助款酌减事由,亦不列入生师比计算;另一方面则将聘用年轻新进专任教师,作为酌增奖补助款乃至加权生师比事由。如此一来一往,舒缓「双薪教授」流入私校效果,应当更为直接有效。

上一篇: 下一篇:
可能感兴趣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