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U快生活 >让「小二过动儿」坐教室角落是霸凌吗?师:我也得保护其他同学 >

让「小二过动儿」坐教室角落是霸凌吗?师:我也得保护其他同学

发布时间:2020-05-28 浏览量:644人次
让「小二过动儿」坐教室角落是霸凌吗?师:我也得保护其他同学

文/陈美儒(建中教师)、翁仕明(台北护理健康大学听语所副教授)

*有一匹千里马,藏在石头里

日前,应台北东区一所着名的「明星」国小之邀,为全校的「家长日」作一场亲子教养的专题演讲。

讲演结束步出会场礼堂,就在走廊转弯处,一位妈妈突然以「伏兵」之姿出现在我面前,锁着眉头,神情焦虑,语气急促的对我说:

「老师,我的儿子才二年级,只是比较顽皮,有时候上课会坐不住。班级导师竟然要他单独坐第一排角落,老师,这样公平吗?这是霸凌呀!」

让「小二过动儿」坐教室角落是霸凌吗?师:我也得保护其他同学


▲孩子被安排坐角落(示意图/取自图库flickr)

*过动儿妈妈的泪水

其实,学校校长、辅导主任当时就在我两旁,后面还跟着好多家长,中年妈妈的出现,很显然地可以看出两位「长官」的脸色都十分紧张;再加上在众人这番当面的「控诉」,周遭原本充满笑容和乐的气氛,似乎剎那间全凝冻成冰点;大家面面相觑,又有说不出的尴尬。

有老师马上出来打圆场:「这位妈妈,关于孩子的事,我们事后再来了解、处理好吗?」

我看见老师试图要牵起妈妈的手离开现场,却被中年妈妈用力地把手甩开。

「美儒老师你要主持公道,这是霸凌、排挤呀!」中年妈妈提高声调,更是挺直脊背站立,一副毫不退缩模样。

「来,不要难过。我想我能明白你的心情、你的委屈,孩子不开心,我们身为妈妈的,比孩子更难过是不是?」我走上前,用双手轻轻抚搂住中年妈妈瘦弱的肩头。

「老师,我。」妈妈红着眼眶,哽咽得说不下去,却像小孩般地把整个头扑靠在我胸前,压抑地轻轻啜泣起来。

「没事,没事!」等她情绪稍稍缓和,我递上名片告诉她,上面有我的手机号码和Email,希望她跟我联络。

我说,一定想办法帮她。

让「小二过动儿」坐教室角落是霸凌吗?师:我也得保护其他同学

目送中年妈妈瘦弱而逐渐离去的背影,我是满怀同情又伤感且夹杂着许多无奈。

因为遇见像这位妈妈,埋伏在会场门口「告状」式的投诉,对我而言,早已不是初次。

多年来,从北到南,从西到东,举凡到国小、国中的演讲会场,就多多少少会遇见今天相同类似的场景,妈妈的愤愤不平,交织着妈妈的控诉与眼泪;说真的,我早已屡见不鲜。

各个学校的行政作为,我是绝对不能批评或干预的,唯一能做、能帮助的,就是倾听「伤心妈妈」的诉说,然后建议她带孩子到大医院门诊「青少年儿童心理」科,找专业的医师做谘商或评鉴,再决定下一步如何陪孩子解决过动、坐不住的情况。

*老师也有话要说

校园里,学生、老师、家长是最重要的主体,也往往是最难平衡的「三角习题」;在「亲师沟通」上,家长有家长的苦衷;在「班级经营」上,老师也有老师的苦闷。

曾经有国小的老师对我如此「哀怨」:「唉哟,那孩子呀,十分钟都坐不住。自己动来动去,自己玩自己也就算了,他还三不五时发出怪声,甚至走来走去,还跑到别排女生的背后,突然拉扯人家的头髮,搞得全班『鸡飞狗跳』,根本没办法上课。弄得好多家长要联合署名,要求他转班或转校。」

近来也有老师压低嗓音这样告诉我:「到底谁霸凌谁啊?请他单独坐一旁,除了保护其他同学也是保护了他自己呀。还有家长动不动就说,要找「水果报纸」来召开记者会呢。」

让「小二过动儿」坐教室角落是霸凌吗?师:我也得保护其他同学

在中部某县市教育局,举办的一场全县国中教师「知能辅导研习会」后,有老师竟然对我说:「也许是建中的孩子比较可以沟通、比较好教,你才能一教就教了几十年。老实告诉你,从当正式教师算起,我今年正好十二年,说真的,个人已身心俱疲,好想退休喔。」

看来仍青春貌美的老师深深叹口气继续道:「我在黑板解一题基础代数,听到后面有笑声、有叫声的,回头就看到两个学生,一个拿扫把,一个拿拖把在后排走道追打。我只说:『好了,够了,别闹了,给我乖一点回座位坐好。』结果,他们竟然脸不红气不喘地回我:『没办法,我们都是过动儿,定不住啦!』美儒老师,你说,学生就是这个样子,教育氛围又是如此自主自由,我真担心将来被霸凌的肯定就是我们这些老师了。」

年轻老师一脸揶揄、半开玩笑的终结她的研习心得感言。

*岂是我爱动?其中辛酸有谁知?

「过动儿」如果不经特别的谘商辅导或专业医师治疗,在成长过程中无论是学业学习、同侪人际往来或家庭生活,确实比较容易遭遇挫折,在身心不知如何协调下,更可能衍生出种种不适应的问题。

过动儿可能遭遇的「痛苦」,包括:

1.课业学习表现低成就。

2.人际往来关係不理想,以致容易被视为「怪胎」而受排挤孤立。

3.因为难以遵守一般班级常规而被师长、父母责骂,长久下来,容易造成没信心、匮乏自尊。

4.合併续发的亲子关係、学习障碍,常不知如何面对自己的情绪波涛,无法控制个人的喜怒哀乐爱恶,而进入社会后也极可能会适应不良。

早期发现、早期治疗是必要的,若能加上相关行为、环境及心理治疗的配合,可以使药物的疗效和行为改善更加稳定且具效果。

身为爸爸妈妈的,有谁不希望生下聪明漂亮贴心懂事的Baby?

孩子有了与众不同的情况,又岂是爸爸妈妈们所能预知掌控的?

与其把力气、时间来跟老师「争斗」,倒不如面对真相,转「败」为胜的,陪孩子一起来度过「过动」期。

号称「飞鱼」的美国泳将麦可.菲尔普斯(Michael Fred Phelps II),从童龄就被判定患有「注意力不足症」(俗称:过动),但是在父母师长的鼓励支持下,发现了他游泳的超优天分与潜能,以致拥有「特殊障碍」兼「体育资优」双重身分。

刚满三十二岁的飞鱼,曾在二○○四年雅典奥运夺得六面金牌,二○○八年的北京奥运更创下八面金牌的历史神话,二○一二年伦敦奥运再添四面金牌,连同二○一六年巴西里约奥运的五面金牌。在奥运泳赛史上,他一人刷新历史纪录,总共拿了二十三面金牌。

国际游泳总会(FINA)称讚他是:史上最伟大的奥运选手。

【看柠檬长知识!快点我订阅精选书摘】

*延伸阅读:不满虎妈鄙视爸 建中生「臭到发酸」丢她脸 师看不下去一句话打醒

*更多大柠檬精选深度好文

*本文摘录自《青春的滋味:最是徬徨少年时》

让「小二过动儿」坐教室角落是霸凌吗?师:我也得保护其他同学

上一篇: 下一篇:
可能感兴趣信息